邱明远掐了一下顾清雅的人中,轻拍着她:“听话,不要睡!”

顾清雅尽力的睁开眼有气无力的说:“我…知道…回家…”

从来,在他的眼中,这个小丫头都是尖蹦乱跳的样子,这模样让他心中一痛:“好,你坚持一会儿,我马上背你回家。”

“嗯…”一阵阵睡意袭来,顾清雅咬了嘴唇,直到一阵剧痛,一股甜味传入舌间…

邱明远知道不能再耽搁了,他立即背着顾清雅拎着她的背篓上了大路。

虽然已接近中午,可是路边还是有不人在田间劳作。

好在邱明远身板宽大,昏昏沉沉的顾清雅趴在他背上,连小脸都被遮住了。

众人虽然很好奇这邱二楞竟然会背个姑娘,可他们倒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打听,这姑娘倒底为何人。

邱明远感觉到背后的小脸越来越烫了,他根本没有心思去顾众人的眼光,撒开大步就往镇上去了。

到了陈家却发现家中没人,邱明远把背篓放下,然后抖了抖背上的人:“钥匙在哪?”

虽然身子很烫脑子很昏沉,但顾清雅还是坚持着咬了一口手指清醒过来道:“在背篓的袋子里。”

邱明远不懂药,顾清雅在椅子上不敢让自己昏过去。黄色软件,免费的

Evelyn公园里的秀美时光

进了门她咬着牙指挥着邱明远,哪些草药是可以内服,哪种草药可以先放,直到草药进了锅,她才昏睡了过去。

邱明远以前在战场上给战友煎过药,按照顾清雅的交代,草煎好后他用井水给凉好,掐着顾清雅的人中让她醒来喝过了药,这才自己喝上一碗赶紧出了门。

张郎中闻知顾清雅被蛇咬伤了,什么也没说立即带了药箱与邱明远到了陈家。

等他把过脉后惊讶极了:“邱小哥,你说陈姑娘是被七步倒咬伤的?”

邱明远点点头:“是她自己说的,我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在放血。”

张郎中收过好几次顾清雅送去的好药,与她也算是熟人,又仔细看过了眼皮后摇着头不可思议的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被七步倒咬的人,竟然只是一点高烧。邱小哥,这药也是她自己采的治蛇毒的药?”

邱明远又赶紧点了头:“确实是,而且她还喝了一碗。”

行医三十几年,张郎中第一次知道,这世上的高手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一个小小的小姑娘,才十五岁的年纪,却有一手这么高的治毒蛇的手艺,这让他这个行家不得不佩服:“她没事了,这药极好,继续用吧。”

邱明远早知道顾清雅的医术不差,只是想不到她的医术竟然能让镇上最有名了老郎中称赞,顿时不由得多看了几眼那张昏睡的小脸。

为了避闲邱明远送张郎中出了门,自己当着他的面把院门给关上,然后往田边去了。

陈石全一天心中都在跳,找到一个蜂窝后因为心神不宁而叮了不少包。

当他回到家看到昏睡的顾清雅时,几乎吓得跌坐在地上。

这样的陈石全在邱明远眼中自然不够看,不过他听说这个男孩子对妹妹是极好,为了自己的妹妹不顾风言风主硬是独立出来立户,就这一点,他心中并没有看轻陈石全。

“别担心,张郎中已经来看过了,药喝过了,应该明天早上就能醒。”

就算知道妹妹不会有事,可陈石全还是浑身发抖:七步倒呀!镇上常年都有人被蛇咬,就算一般的毒蛇咬了,只要救济不及时,有几个还活着?

陈石全“扑通”一声跪在邱明远面前:“谢谢邱二哥的救恩之恩。”

邱明远可不好意思揽这功劳,他赶紧扶起陈石全:“陈兄弟,你别这样。我只不过是搭了把手,真正救命的还是陈姑娘自己。等我发现她被蛇咬了时,她已经把毒血都放了,我只不过帮着她把她带了回来。”

光放血不敷药哪里就能救得了命?陈石全可不是个蠢人,今天如果没有这邱二哥,也许妹妹不会死,但是肯定要比现在要严重得多!

“邱二哥,我还是谢谢你,谢谢你帮我把妹妹送回来,也谢谢你帮我找郎中。我这人没什么本事,但是我愿意尽力,以后有什么事要帮忙,只管与我说。”

虽然自己不可能有事能让他帮忙,但邱明远还是点点头答应了。

得知妹妹真的没有生命之忧陈石全也镇定下来了,他看看天色:“邱二哥,在家吃中饭吧,我这就去做。”

这会陈石全肯定心情紧张,他不想再给他添麻烦。

于是邱明远摇了摇头:“不了,我还有事。你得注意点,这毒厉害,张郎中说怕她半夜可能还要烧起。”

毕竟只是个十八岁的小伙子,听闻之后陈石全的脸上立即表露出了担心:“邱二哥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妹妹。”

一个晚上顾清雅觉得自己一时被火烧一时又被扔进了冰窖一样难受,想要睁开眼睛时,却被窗外的阳光刺得张不开眼。

“醒了?”

浑厚的声音吓了顾清雅一跳,她抬抬头遮住眼前的太阳沙哑的问:“天还未黑?”

邱明远摇摇头:“你已昏睡了一天一夜了。”

怪不得全身这么难受,顾清雅终于知道了这七步倒的厉害。

“邱二哥,昨天的事谢谢你了。”

昨天的事她还记着?

突然邱明远想起自己昨天心急之下的动作及自己脸红的理由,他脸皮抽了一下:“不客气。”

“我哥呢?”

邱明远抬了抬眼皮:“他去给你捡药了,张郎中今天来了又加了另一味药。”

“哦,其实不必去捡药,就用昨天我们采回来的草药就行,没必要浪费银子。”

邱明远会错了意:“别担心银子。”

顾清雅谔了一下,瞬间明白他误会了意思:“不是,其实我那草药是最好的治蛇药。虽然张郎中是镇上有名的郎中,医术也过硬,只不过治蛇药方是古绝方。”

这真不是她吹牛,这是陆无郡《五毒心经》上的药方,毒蛇是毒中的一类,毒术讲究制毒与解毒,七步倒是毒蛇之王,心经中自是着重有解释。

“这也是清风师太给你的方子?”

与两位老前辈相遇的事顾清雅没准备告诉任何一个人,闻言笑了笑:“嗯。邱二哥,麻烦你去看看我哥哥有没有回来。”

邱明远问:“是不是有事?”

人有三急,就算顾清雅内心女汉子的份量占得比较大,但在一个不算太熟的男人面前说她有内急,这话还真说不出口。

“嗯,那个我哥什么时候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