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迟秋惊愕了,“玉儿同意离开秦府?”

“由不得她不同意。”曾胜冷绝的声音。

尉迟秋皱了眉头,“阿胜,你听我一句劝。。”

“你不用劝我了,我的心意,你很明白。”曾胜双目泛着柔情,直视眼前的尉迟秋。

尉迟秋撇开脸,看向了外头的风景,幽幽开口,“还要多久可以到海城?”

曾胜扫了一眼外头的路,这是前往龙窟城的路,而不是海城的路,小秋不识路,也难怪她还没发现。

“别急,很快了,你若是累了,睡一觉,若是饿了,一会到村口,我喊你。”

言毕,曾胜长臂揽过了尉迟秋。

尉迟秋随即避开了曾胜的胳膊,“阿胜,你现在有女人了,别跟我这样。”

曾胜闻言,目光痛楚一滞,收回了手,声音压低了,“既然如此,等玉儿离开了,我再碰你。”

尉迟秋闻言,心弦一颤,莫名的心慌。

马车跑了十几里路,天色暗沉,开始下雨了。

大眼朦胧少女娇媚可人

入夜时分,雨越下越大,泥路泥泞,马车越来越不好跑。

“小秋!风大雨大的,我们去那边一个寺庙躲躲雨。”曾胜迎着风喊道,拉过尉迟秋,跑进了前头的寺庙。

寺庙荒废已久,早已经断了香火,残垣断壁,门庭破败。

地上生起了一堆火。

“小秋,这衣服脫了,我帮你烤烤火。”曾胜脫了身上的军外套,架在一旁的火架旁。

尉迟秋脱去外衣,递给了曾胜,屋外的冷风伴着雨水吹进来,一阵阵冰冷刺骨,尉迟秋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曾胜见了,走上前,弯腰,双臂猛然搂住了尉迟秋,“冷吧?我抱着你就不冷了。”

尉迟秋秀眉一蹙,推开了曾胜,坐得离火堆近了几分,“我烤烤火,不冷。”

曾胜目光沉落,划过一道失落,却是没有言语。

寺庙外,大树下,马车停靠着。

段墨骑着一匹马一路紧追而来,问了大袄村的摊子,又是紧追其上,顶着风雨,四下望去。

精锐的目光落向了那一辆马车。

段墨心中生疑,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寺庙,里头似乎有光亮。

进去看看?

段墨骑着马靠近。。

一阵风卷入寺庙中。

一道颀长的身躯立在寺庙门口,雨水从段墨身上滴落,在地上汇聚成一滩水渍,滴滴答答。

尉迟秋猛然感觉到身后异样,转头,双眸怔住了,“段墨。。。”

“小秋,这后面有灶火。。”曾胜从寺庙后堂走出来,声音嘎然而止,目光骤然冰冷,和段墨对视上。

段墨脸色阴怒,迈过门槛,盯着尉迟秋,怒声喝道,“你宁愿跟他走,也不愿待在云州?我让你在家里乖乖等我,你当我的话是耳旁风!!”

尉迟秋小手颤抖,缓缓起身,“我想回平阳给我娘亲上坟,阿胜可以送我回海城。”

“海城?”段墨扫了一眼四周,笑得森冷,“呵呵~你看看这是回海城的路吗?!”

“什么意思?”尉迟秋不解。

“这是去龙窟城的路!!傻女人!”段墨咬牙切齿怒咒了一句。

“龙窟城!”尉迟秋震惊了,转向了身后的曾胜,“阿胜,这是去龙窟城?”仙人掌app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