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微博? 太贵话落,主仆之间气氛就凝定住了那么一刻,太贵心说就知道自家小姐纠结这个,看到自家小姐情绪起伏这么大,太贵庆幸自己把这件事情放在了最后说。偷偷的瞧着自家小姐的脸色,实在算不上好。

乔木觉得多少喝多少黄连这火都下不去:“府里上下都知道这件事情了。”

本来应该是一件大大的喜事,就因为自家小姐这个态度,太贵回答的小心翼翼的:“府里上下都知道了,城主府的喜事,不光是咱们府上知道了,就在刚刚付府的菁菁小姐已经递了帖子给小姐道喜的。城主府的小姐也给小姐送来了道喜的帖子,还有李老夫人送来的帖子。”

乔木轻抚自己的胸口,那就是该知道的都知道了,恭喜什么呀,恭喜她乔府养了童养夫吗,还是恭喜她乔木这个老牛叼了一口嫩草:“都回了,本小姐病了,招待不了客人。”

太贵:“奴婢听从小姐的吩咐,您就安心的养身子,不要想太多。大夫说了您的身子就该好生的调养,不能太过激动,太过费心思。”

乔木心下叹气,养什么养,被逼的都要无家可归了,看看太贵,想想自己的婚事,乔木彷徨了:“若是我换个地方,你可愿意跟着我。或许没有这里自在。没有这么的熟人。”

太贵想着自家小姐到底是明白人,知道这婚事变不了,要带着自己去少城主府呢,想想自家小姐先前的误会,自己跟着去少城主府也不知道自家小姐心里到底高兴不高兴。

斟酌好半天太贵才回答:“奴婢自然都听小姐吩咐,小姐去哪里奴婢就去哪里,不过咱们府上也离不开人,小姐若是嫁去了少城主府,咱们乔府总要有个自己人看着,乔府的名头在,哪怕就是个壳子,小姐就有娘家可回。奴婢想着不管是奴婢还是乔管事,或者领头总要有一个人留在咱们府上的。乔管事经的事多,懂得多,去了少城主府,能帮到小姐的地方多,领头是护卫小姐的,自然是随着小姐走的,不是奴婢自抬身份,小姐身边左右也就这么几个能撑起来事的,奴婢怕是一时半会的不能跟着小姐嫁过去的,不过小姐也不用担心,左右也就是三五个月的事情,奴婢肯定把咱们府上给捋顺的妥妥当当的,到时候奴婢就去小姐身边服侍。”

太贵一席话把乔木焦躁的心情都给降温了,自己还没嫁人呢,这丫头就把方方面面都给考虑到了,怎么就觉得那么窝心呀,多久没人为自己如此周全的考虑了。

想当初太贵那么漂亮夺目的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美女,愣是在自己身边变成了柴米油盐酱醋茶了,美女依然是美女,性质全变了,乔木都觉得怪对不起太贵的。自己真要是跑路肯定要把太贵丫头带着的。

想到亲事,真的是不愿意这个时候提:“行了,那不是还要很久的事情呢吗。”

太贵:“也不是很久呀,少城主来年就是成年礼了。小姐的婚事定的急,就在少城主成年礼后,小姐又是少城主的娶的头一个夫人,要准备的东西很多的,一来不能让人小看了小姐,二来也不能给少城主丢脸呀。”

美女小萌的性感图片

太贵说完之后就看到自家小姐用凌厉如刀锋的眼神在看着自己,吓得太贵哆嗦了一下:“奴婢说错什么了吗。”

乔木就跟被人泼了一盆狗血一样想,心情那个淋漓腥涩呀,虽然她从来没想过嫁给燕阳,也没想过真的嫁给燕阳,可听到太贵说自己是燕阳娶的第一个夫人的时候,还是咬牙切齿的,什么叫第一个呀,还没成亲呢,人家就已经准备娶第二个。

想到这个操蛋的年代,可不是还要娶吗,人说升官发财死老婆,放在这里,根本就不用那么费事,升官发财娶老婆,随便娶,都有名分,连点制约都没有,这个一切福利绕着男人转的年代。操蛋的年代。

乔木被太贵嘴里的一个‘头’子给伤到了,伤心伤肺的,想到激动地地方,乔木咬着后槽牙,一拍桌子:“说什么也不能嫁。”

结果就是:“哎呦,我的手呀。”

太贵赶紧的给乔木看伤:“您激动的是什么呀,跟谁较劲呢,看看手都青了一片,您这是用了多大的劲儿呀。”

乔木疼的吸冷气:“没事,败火。”

太贵纠结的看看自家小姐:“您说没事就没事吧,奴婢去给您去消肿的药膏。”

太贵琢磨着小姐心情不好,对婚事似乎有点抗拒,还是出去同乔管事他们打声招呼,就不要进来给小姐道喜了,免得把小姐给刺激大了。

乔木自己一人在屋里想着终于能安静的想事情了,可想到燕阳除了娶她将来还要连续不断的娶夫人,乔木就淡定不下来。

以前光顾的不愿意嫁给燕阳,不愿意嫁在这里,忘了要娶自己这个男人的身份了,人家要娶的可不光光是自己,人家还有表妹,表表表妹呢。

明明自己根本就不想嫁的,怎么就感觉那么酸呀。乔木把自己的心情酸涩归纳为,燕阳的福利太好了,身份太高了。相比之下自己就是跟草,还是没扎根的,没人爹护着的。

没等乔木多想,可能是药劲儿又上来了,乔木再次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不过梦里都是太贵说的那句‘头一位夫人’,梦里都是对着燕阳一直在咬牙切齿,得陇望蜀的熊孩子,糟蹋了自己的婚事竟然还想娶别人。咬死你,咬死你。

太贵在小姐身边伺候,一直都听到自家小姐的磨牙声。

有了太贵的含蓄转达,乔管事他们跟着纠结了,若是换门亲事自家小姐有意见,他们还能想想办法,出出主意,可这门亲事,真的没办法,那可是城主大人亲自提的,对方还是少城主。

乔管事就不明白了,小姐怎么会对这门亲事有意见呢,小姐怎么就会不同意呢。换个说法,就少城主同他们乔府的关系这么近,自家小姐除了少城主还有人敢娶吗。为何这点小姐就想不明白呢,除了少城主还能嫁给谁呀。

乔管事觉得年岁大了,脑子都不够用了,竟然不知道这些年轻人在想什么了。

相比乔管事的想不明白,人家领头根本就不多想,这门亲事自家小姐想什么都是次要的,现在关键是少城主怎么想。依着少城主的心智,手段还有实力,嫁与不嫁这事小姐说了都不会算。

至于小姐的不愿意,领头很务实的想,若是在过三五年,给他再多点的时间,至少要俩年,他或许还有能力带着自家小姐带着乔府换个地方试试。

可现在那是真的没有这个能力,他手上刚攒起来这点实力,别说同燕城比,就是同少城主府上的那些侍卫们比,也一点胜算都没有。

领头不光是自己想了,还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把自己的想法,还有目前他们乔府的实力,如实的同乔木汇报了。

白日里睡的多了,夜里乔木就睡的少了,正翻来覆去睡不着呢,就听到门窗响了,若不是知道小楼外面都是护院,乔木还以为闹贼了呢。

领头在窗户外面:“小姐莫怕,是小人在院子里面值夜,夜深了小姐还没睡。”

乔木默然,谁家小姐的院子里面护卫到院子里面值夜呀,传出去自己的名声不用要了。不过现在要不要都不太重要,反正有主了。

反正睡不着,索性穿上大棉袄,把窗子给打开了,冬夜的冷风吹进来,乔木都没觉得冷,月朗星稀,漫漫长夜,无心睡眠,有个帅哥聊聊天也挺不错的,:“你怎么也没休息呀,不是养了那么多的护院吗,还用你亲自值夜呀。”

领头可没有他家小姐这份心情与意境:“屋子里面都是暖风,外面太冷,小姐这般对身体不好,还是赶快把窗子关上吧,小人就在窗外同小姐说话。”

乔木:“没那么矫情。”

领头直接动手:‘得罪了’说完就把乔木才打开的窗子给关上了。动作利索,手脚麻利。不愧是练家子。

乔木瞪眼,这还说什么话呀。真不想搭理这个自作主张的护院头头了。

领头在窗外:‘小人听太贵姑娘言,小姐不太中意城主府的这门亲事。’

乔木在屋子里面默然,太贵这个大嘴巴。

领头在外面没有听到自家小姐说话,过了一会继续说道:“若是小姐能把婚事拖个三五年,小人或许勉强能带着小姐全身而退,凭小姐自己选一门中意的婚事,不过把握也只有三成。只是眼下这个形势,小人无能,实在没这个本事。”

乔木那个窝心呀,虽然听着像是领头要带着自己私奔,不过咱们能理解,自家护卫就是表达上有误区。可这份心意难得不是。

乔木必须承认他们在燕城的日子平安富庶,是个难得的好去处。

这年头的人求的不就是个平安稳定吗。换个地方,可不见得还有这份富足平稳的生活。

就因为自己不太中意这门婚事,领头这小子就想了这么多,虽然还要过几年,还只有三成把握,可就这份心意才分外的难得不是,乔木想着,自己若是真的逃婚的话,不光要把太贵带走,还要把领头也带着,自己人。

燕阳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可不能把领头留下来给燕阳祭刀。

领头也不需要乔木的回答,说完就告辞了。毕竟是小姐的闺房,该避嫌的还是要避嫌的。

他不过就是同自家小姐汇报一下他们的自己的这点实力。

乔木激动地打开窗子,想要表达一下澎湃的心情的时候,外面已经没人了。

乔木那个懊恼,这人就没等着自己的回答。

还有就是人家领头给的信息,目前为止就没有让乔木选择的余地。

城主府的决定他们一点反对的余力都没有。

乔木后知后觉的想到,领头这也是让自己在认清现实,这小子再告诉自己量力而行吗。当然了还给了自己那么一个好远好远之后的希望。

乔木都在想着,要不然同燕阳商量商量,先来段假婚姻,名誉上的成亲什么的,虽然是好大一盆狗血,可也不是没有可能吗,看燕阳那小子的样子也不是挺中意自己的,娶的别有所图,这话不是早就说的明明白白的吗。

想到这里乔木又纠结了,自己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有身段,要文化有文化,好不容易有段亲事竟然还不是冲着自己这个人来的。真是郁闷死了。

大好时光,大好年华,都被燕阳父子给糟蹋了,将来回忆的时候这段都是阴影。

可能是夜里开了窗子,第二天乔木头昏眼花的,不光是上火,还感冒了。

太贵端着一大碗的黄连水:“不是说良药苦口吗,怎么喝了一天的苦药,小姐的病更重了呢。”

乔木躺在被窝里面翻白眼:“那个庸医。”

太贵挺纠结的呀,自从结亲以后,小姐的性情都变了,一时一变的:“昨天小姐还称呼人家神医呢,不然咱们在请个大夫看看。”

乔木起身喝药,一直到嘴巴里面放上麦芽糖才开口:“算了,反正也喝了这么久了。”

主仆两人正说话呢,燕阳绷着一张脸就进来了。

太贵赶紧的起身行礼,乔木看一眼燕阳,这人耷拉着一张脸子,跟别人该他二百万两银子一样,真是看一眼就够了:“谁让你进来的,没看到我还没洗漱吗,出去赶紧的出去。”

燕阳一个眼刀子过去,太贵灰溜溜的出去了。

乔木翻白眼:“让你出去。”话落太贵刚好把门给关好。

燕阳大马金刀的坐在暖炕上,乔木在被子里面,这个就有点暧昧了,别说陌生女男,就是定了亲的未婚夫妻,如此独处,也不相宜,实在是太过亲近。

燕阳:“怎么说话呢,别以为有了婚约,你就可以持宠而娇了。”

乔木想要吐血,谁持宠而娇了:“你那只眼睛看到我持宠而娇了。”

燕阳:“还不是持宠而娇,没有婚事的时候,你敢这么跟我说过话吗。”

乔木再次吐血:“你也没在我衣衫不整的时候随便进来呀。”

燕阳:“原来你是嫌我以前同你太见外了。”

乔木:‘能说人话不,我是嫌弃你现在太没有规矩。’

燕阳:“亲事都定了,早晚还不都一样,受那些规矩还不是做给外人看的,你我不是外人。随意些就好。”

乔木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这人左右都有理,还能歪理,乔木肯定再多争辩下去,被气的还是自己,索性闭嘴了。

燕阳冷着脸色,语气凉凉的:“怎么就病了呢,前天不是还好好的吗。”好好地一句话让这人说的跟兴师问罪是的。

乔木讽刺的回答:“嫁给少城主高兴地。”

燕阳眼睛微米,任谁都看的出来少城主心情不太愉快:“你这个样子让本少城主以为你对亲事不满意呢,既然高兴就好好的养着,不过你放心,鉴于你乔木品性上佳,那就是病死了,少城主府也会把你牌位娶回去的,反正少城主府不差你一个夫人位置。”

乔木躺不下去了,蹭的从被子里面坐起来,围着被子,瞪着燕阳:“你做事可真够损的。”

燕阳被乔木的动作弄得呆了那么一下,然后耳后根红了。这女人嘴上说着不嫁给自己,实际上就是变着花样的在勾引自己呢,看看这个样子,真是不矜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