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快喵com下免费版? “该死!今天非剁了你做蛇羹不可!”,看着眼前的青蛇男子眼里尽显贪婪的眼光,如此能够口吐人言的小家伙怎么可能剁了做蛇羹呢!

   倒不如束缚了眼前女子的魂魄作为己用,这样倒是可以事半功倍即得美人又得宝贝,想了想后男子像是胜卷在握一样大笑出声,“哈哈哈,今天便让你试一试魂元殿的厉害之处还有我的噬魂幡!”。

   “你这是什么意思!”,何小仙白了眼看着,“不过我奉劝你不要使用噬魂幡,不然东龙一定会干掉你的!”。

   “哼,找死!”,男子说罢手里的噬魂幡充满黑气与死亡的气息,一道道怨魂立刻充满在周围发出凄惨的喊声。何小仙警惕看着眼前,“你看那是什么,就是那两个魂魄!”。

   “那……那是龙魂!”

   “……”

   东龙细细看后确定是龙魂后一股无名怒火攻心大喝,“该死!你的魂幡里居然有着龙魂!”

   “你居然敢屠龙!”,男子闻言颇为得意忘形,“哈哈哈,你说的没错此物便是龙魂!”。

   “屠龙!错了错了……”,男子扬起噬魂幡看着她们,“我从来不会什么屠龙的,因为龙族个个都是些变态!我这龙魂不过是从龙墓里吞噬的罢了!”。

   “怎么样?你们是不是也想试一试噬魂幡的滋味!要知道我的这幡还差三个灵魂就可以突破灵器的限制成为宝灵器了一看来这幡离突破神器已经不远了!”,何小仙指着男子看着东儿有些疑惑,“你准备怎么对付此人!”。

   “哼,这件事主人你不要管了!”,东龙体内的无名怒火被点燃,他作为东龙最厌烦的便是谁掘墓了,而这家伙倒好居然掘龙墓简直是不知死活!

   男子看后见情况不对劲,指着除了何小仙以外喊着,“你们给我去对付这些东西不要闲着,我把这女的收拾以后来收拾这些东西!”

   长腿女孩户外骑单车唯美写真

   不过男子贪婪的笑了笑后指着东龙,“不过这有意思的小东西你们不能伤了它,这会说话的小东西多有意思啊!”

   “我要带回去给殿主大人看看,明白吗?!”,另外两人点点头看着眼前会说话的青蛇闻言都是一笑,“是是是,属下一定万死不辞!”。

   “啪嗒!”一声,两人抽出了一根长长的黑链带着倒勾看着,“看我兄弟二人的勾魂链!”。

   “哼!你们看看自己的周围再说狠话吧!”,何小仙指着周围下着的幽蓝雪轻笑,“你们可知道现在的雪是有着禁法的作用!而且冻结效果是之前那蓝雪两倍还要强!”。

   “那我们为什么还没有被冻结!你个小丫头片子不要在故弄玄虚了!”,何小仙叹了口气,“忘了告诉你们了,这次的雪为了引你们上当故意做些手脚的!”。

   “什么!”,男子一听立刻充满疑惑并且开始不安起来,蓝雪的恐怖之处他们以前是有目共睹的不然也不会去拼命收集月之泪来破解了!想了想后男子立刻低喝,“你们还愣着干嘛,动手啊!”

   事不宜迟也只能先出手为妙后出手挨打的份的了,男子低喝噬魂幡顿时冒出黑气,“给我去死吧,破噬!”

   “幽蓝雪,现!”,蓝雪一声低喝天空的小雪突然间转化为大雪不停的下着,男子在一滴幽蓝雪滴落在噬魂幡上后瞬间一惊,“不好,为妙快点退出去,这蓝雪又开始下起来了!”,男子说罢便想收回噬魂幡立刻退出蓝雪的范围从长计议!

   毕竟这雪的恐怖那可是冻结后除了月泪才能解开的雪,可眼前若是自己一干人也被冻结了那谁也不会拿昂贵的月之泪救自己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噬魂幡居然收不回来了,“该死,真是好恐怖的雪居然能够冻结我与噬魂幡间的灵识联系!”

   “不行,我不能没有噬魂幡!”,男子想了想后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便掏出装着月之泪的瓶子,滴了一滴在噬魂幡上被蓝雪冻住的上面,可原以为的现象却是没有出现范围冻结的范围在快速扩大,“这……这怎么可能!月之泪居然不能解冻蓝雪这不可能!不可能!”。

   “不是不可能,而是事实”,何小仙轻笑,“月之泪与炎之滴是天地间一种奇物,月之泪一滴足以破万法而炎之滴能够封印万物但其实那也是有限度的,就好比眼前这月之滴可以破解蓝雪但是破解不了幽蓝雪而同理炎之滴的封印范围在于献祭的实力是多大”。

   “就好比你的实力服下炎之滴后以自己的生命献祭使炎之滴产生效果,但封印的范围与实力那是很微不足道的,不过我好奇的是这堪称绝对封印与绝对破解的东西你们为什么会有!”,其实对于炎之滴与月之泪何小仙一点都不陌生也不感觉好奇,因为这两样东西不过是神农之前添加在万物生机阵里用来克制末世的东西罢了。

   炎之滴使用来封印末世残存的末世死气月之泪用来驱除附着于阵位的残余力量,不过记忆里神农月之泪还有炎之滴的制作并不需要灵魂啊,可这些人制作的月之滴为何是需要灵魂的,难道是有人篡改了制作方法不成!

   “该死!你到底是什么!”,男子心里忍不住一惊殿主大人交给自己制作月之泪的方法,没想到眼前的女子居然知道而且最恐怖的是炎之滴此人也知道,看来今天说什么也不能让这女的活着从这里离开了。不然关于炎之滴的秘密一旦泄露出去恐怕明天自己便是魂池里的祭品之一了!

   “住口!你到底是何人居然敢知道我殿炎之滴的事!”,何小仙看着东儿,“东儿此人留活口我要问一件事,其余的人我来解决!”,何小仙能够感觉到周围眼前的男子实在太过于诡异了,若是不速战速决恐怕有变数!

   “呵呵,世态炎凉啊,想不到我会被一个丫头片子逼得使用出我的宝贝”,男子笑了笑手里突然出现一把弯蛇黑剑猛的刺向自己的腹部,“哈哈哈,我们魂元殿是不怕死的而且你若是杀死了我便是你末日的来临!”

   “噗,出来吧我的宝贝!”,男子笑了笑剖开了自己的腹部,不过并没有出现肚破肠流的一幕而是落出一颗小黑珠,不过何小仙从上面感到一股浓浓的危机感,“东儿快点破坏那珠子!那东西很诡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