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尉迟寒朗声大笑,双目微微敛了敛,勾了勾唇,“月儿消失的那一个月,都和本督军在一块,从海城辗转平阳,月儿一直都和我在一起。”

   “啊?!”明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