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络青衣试探出声,看着楚云上下起伏的胸膛,便知道他还有气息。

  楚云似乎听见了络青衣的声音,眉峰皱成了一条直线,想要睁开双眼却又好像没什么力气。

  “他竟然没死?”水无翎大为惊讶,方才她听见楚云的惨叫声还以为他被野兽咬断了脖子,原来他还有气息。

  “他要是死了,还有谁能告诉我们刚才发生了什么?”络青衣冷笑一声,缓缓勾起嘴角,当着水无翎的面从空间里拿出一粒红色的丹药。

  “这是…”水无翎瞪着双眼指着那粒凭空出现的药丸,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她从书上看见过这种东西,据说,这是雪月禁止的一种东西,名为丹药。既然雪月已经禁止了,那络青衣的身上又怎么会有?

  络青衣蹲下身,将火把插在土地里,一手捏着楚云的下巴迫使他张开嘴,一手拿着丹药喂了进去,当她松了手,这才回头对水无翎微微一笑,瞧着她那副不可置信的模样轻笑出声,“你想尝尝吗?”

  “不…不想。”水无翎连忙摆手,丹药这种是能随便尝的吗?他哥哥知道还不得骂死她?

  络青衣不在意地笑了笑,站起身,看着缓缓睁开眼睛的楚云,问道:“感觉如何?”

  “你…”楚云本是想问她怎么在这里,可当络青衣的话问出口时,他语气一顿,随即改了口,“还好。”

  嗯?就一句还好?络青衣挑眉,怎么说她救了他也要道声谢,可看楚云这意思…

  “你给我吃了什么?”楚云有些好奇,他感觉内腹火辣辣的,像是有一股热风暖着他受伤的脾肺,就连脖子上被咬出的那条血口也在慢慢恢复结痂,有东西划过喉咙的那种感觉他忘不了,应该就是络青衣给他吃了什么东西。

  “止血固原丹。”络青衣微挑着红唇,似乎将找人的事情忘在了脑后,打趣道:“好吃吗?要是好吃我在给你一颗。”

   天真可爱卧室少女白衬衫慵懒写真

  没想到止血固原丹的药效这么快,她还以为怎么着都要一炷香的功夫人才会醒,看来只要吞下丹药,就可见药效。嗯,她要记下这条,原来止血固原丹的炼制方法没有出错,从楚云苏醒后的表现就可以看得出,这次试药十分成功!

  楚云愕然,他躺在地上,看着俯视他的络青衣,瞳孔紧缩,“你说你喂我的是丹药?”

  “难不成有问题?”络青衣眉头轻蹙,是不是炼制的时候火候不对了?她记得自己当时还打了个盹来着。

  楚云机械般摇头,眼睛不断睁大,既吃惊又讶异道:“你从哪里淘来的丹药?难道你不知丹药在雪月是被列为禁止的那项?”

  络青衣蹙紧的眉头缓缓松开,眉眼一弯,笑着:“你吃都吃了,还怕这些禁制?若不是看在你是醉璃苑的人本姑娘还不会给呢!”如果没有这颗止血固原丹他会醒的这么快?

  “我已经…不是醉璃苑的人了。”楚云一听见醉璃苑时眸色一黯,气息一低,向另一侧瞥过头去。

  络青衣又岂会听不出楚云话里的失落?可当她想到楚云是因为勾引墨彧轩而被驱逐出醉璃苑时,她心里仅剩的那点同情心便消失的无踪了。

  水无翎见楚云已醒,又看着络青衣丝毫没提众人失踪的事情,她急的一直在跺脚,等两人说话间有了缝隙,她立刻插了进来,“青姑娘,楚公子是被什么东西所伤?”

  这话茬一提起,络青衣立即想到这正事还没办呢!

  “楚云,你不是与清流同住一室,你知道清流此时在何处吗?”

  “他不在客栈?”楚云有些懵,莫不是清流失踪了?所以络青衣与水无翎出来寻了?

  “你又是如何从客栈到这里的?”络青衣也愣住了,看来两人不在同一个时间段消失,应该是楚云先出的客栈,不然他不会不知道清流所踪。

  楚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摸上脖子上那条已经结了痂的伤口,不由得暗叹这丹药的药效太厉害,他直视着络青衣,道:“是一只怪物趁清流出去的时候将我带到这座山上,我发出痛呼的时候那怪物正在吸我的血,可能是它感受到周围有人走近才将我扔下逃走了。”

  “它怕人?”

  楚云耸肩,“可能只是怕你吧。别忘了,你可是雪月第一位玄技九段的召唤师。”

  那有毛线用!络青衣在心里暗骂,这个时候她连沐羽在哪里都不知道,又怎么召唤?

  络青衣眸光看向楚云身后,见那一滩血迹上有一根断成数截的粗麻绳子,她知道这根绳子就是绑楚云双手的那根,看来行动不便的楚云的确是被什么东西给带到这里来的!

  “那怪物长什么样子?”络青衣又问,想着她也袭击了一只怪物,也许两只都是一个品种,要是这样找人就方便多了!

  “看不太清。”楚云摇头,“它一直在我身后,而且天色太黑,我只能依稀辨别它像一只老虎。”

  “老虎会吸血么?”络青衣哼笑,这山林确实诡异呀!莫非是什么变异的物种?这里没有化学武器和试剂,又怎么会无端变异?

  楚云抿唇不再说话,他知道这有些荒唐,也很令人匪夷所思,不过那只怪物的形状的确很像老虎。

  “它向哪里跑了?”络青衣追问,对于吸血的老虎她倒是很好奇呢!真想去看一看,要真有这物种,烤来尝尝那滋味必定不错。

  “东边。”楚云遥手一指,在络青衣抬脚时急忙拦住,“你要去追它?”

  “嗯!”络青衣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奇心,她看见想去又有些害怕的水无翎,笑道:“跟我瞧瞧去?”

  “可我哥哥…”相比会吸血的老虎,她还是更担心自己的哥哥水无痕。

  “没准他们就在老虎的嘴边呢,你确定不和我去?我可是会保护好你的哦!”实际上是因为络青衣怕走夜路,她想去看又不敢在山林中行走才会诱哄着水无翎上路,身边有个比她还怕的,这气势一下子就上来了!

  水无翎想了想,点头咬唇,“好!我跟你去!”

  “这才乖嘛!”络青衣勾起红唇,被毁的一半容貌被黑暗笼罩,只露出一般清滟绝伦的容色,仍能令人目不转睛,为之赞叹。

  楚云正巧看见她这副古灵精怪的模样,眸光轻闪,在络青衣离开时抬手道:“等等!”

  “有事?”络青衣转身对他笑着摊了摊手,“方才你不要,现在还想吃的话可是没有了。”

  “我不要你的丹药。”

  “那你要什么?好像除此外我什么都给不了。”络青衣喃喃自语,她觉得看楚云脸红不已自我辩白很有趣哦!

  “我要和你同行。”

  “嗯?”络青衣眨了眨眼睛,“它喝过你的血,一旦你靠近它会在第一时间发现,同行岂不是连累我们?”

  “我会离得远些,不给你惹麻烦。”楚云伸出手保证,他绝对不承认他想跟着络青衣是看她会不会受伤。

  络青衣唇畔一扬,清声笑道:“那走吧!”

  楚云摸着脖子吐出一口气,原来跟络青衣说话也是件累人的事情,这小女子太狡诈了,他说一句话都要斟酌好久,这是太累了!

  “青姑娘,你不告诉他众人消失的事情?”水无翎离络青衣近些,凑近她身边轻声说着。

  “我要是说了,你猜他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不知道。”水无翎摇头,她倒是没想这么多,只是楚云刚从虎口脱险便又进虎窝,这份勇气值得钦佩!

  “他是墨彧轩要带回京都的人,若我说了,想必他会趁这个机会逃走,那我还不如送他一剑封喉何苦费力气救他?”络青衣侧头睨着有些懵懂的水无翎,笑了笑,对水无翎伸出手,“火把。”

  水无翎一愣,将火把递给她,问:“你的呢?”

  “插在地上忘记拔出来了。”络青衣在水无翎注视的目光下启唇,大言不惭道:“我突然忘了那个变幻的口诀,你的给我,你还可以在变一个嘛。”

  水无翎小声念了一句,又变出了一个光亮更甚的火把,看着络青衣,无奈叹气:“咱俩换换吧,这把比较亮,你走在前面,路照的更清楚些。”

  小姑娘挺懂得善解人意哦!

  络青衣笑笑,将两人的火把互换,突然问了句:“水姑娘,你可有婚配?”

  “还没…”络青衣是知道自己对浅葱有那么一点意思吗?

  “哦!我有个弟弟他叫无妙,我看你俩挺合适的嘛!”

  “无…无妙?”水无翎诧异,那个身穿蓝色衣服的男子是她的弟弟无妙?听说无妙是天下第一神偷,怎么会是络青衣的弟弟?

  有人尊她一声九皇子妃,哥哥唤她青姑娘,而还有人叫她青总管,到底,络青衣她…是什么身份?

  “不喜欢?”络青衣看着水无翎的反应就知道她对无妙没什么意思,她挑眉,自己才没那么闲心去给别人乱点鸳鸯谱,只是这深夜山林内的虫鸣兽语听起来很是渗人啊!

  “嗯…”水无翎为难的应了一声,话锋一转,“我们什么时候会到山顶?哥哥会不会在那里?”

  “想知道?”络青衣侧头一笑,见水无翎点点头,又问向楚云,“还能提起内力吗?”

  “能。”

  “好!”络青衣拽住水无翎的胳膊,足尖一点,向被夜色掩盖住山巅飞去,“这样更快些,水姑娘,你说呢?”免费a视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