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晨和时季光返回小木屋。

   慕安染和温语笛已经将早餐准备好,见两人推门而入,慕安染端着两碗盛好的粥看着两人,问道:“这么早你们两个去哪里了?”

   时季光刚想说话,苏晨抢先一步,温和的开口:“我们去沙滩上跑步了。”

   时季光的眸光落了一眼正摆放碗筷的温语笛身上,没有揭穿苏晨的谎言。

   “快来吃早餐吧。”慕安染招呼。

   “好。”时季光淡淡一笑,落了座。

   苏晨也落了座,四人坐在餐桌上吃早餐。苏晨看着身边的温语笛,将紫色贝壳摊开在手心,递给温语笛,轻声开口:“语笛,这是紫色贝壳,你想要的紫色贝壳。”

   正喝粥的温语笛勺子啪的一声落入碗中,发出清脆的响声。

   温语笛看着苏晨掌心中的紫色贝壳,眸光染上薄雾。她伸手,手指微颤的去接过苏晨手里的紫色贝壳。

   “紫色贝壳----真的是紫色贝壳!!二哥,你在哪里找到的?你怎么会找得到?”

   温语笛的声音难掩激动和开心,苏晨眸光流转,淡淡一笑:“刚才跟季光跑步的时候,无意捡到的,可能我运气好。”

   对面的慕安染惊讶:“这运气真是开挂了!晨哥,语笛说她每次到海边都没找到,你居然跑个步就捡到了!!”

   苗条的色彩

   难道运气也看人的颜值么?长得好看运气都会好?

   旁边的时季光抬眸看了一眼自己的好兄弟,接收到苏晨拜托的目光,时季光抿了下薄唇,继续吃早餐,再次没有戳破谎言。

   阿晨的爱深而沉,不能说出的爱,只能默默付出。对于阿晨这个兄弟,时季光心里挺为他叹息的。

   温语笛的手指抚上淡紫色的贝壳,声音有些沙哑,淡淡低声而语:“终于找到你了。”

   慕安染看着温语笛:“紫色贝壳除了颜色不同,还有别的寓意么?为什么你只要紫色贝壳?”

   温语笛的身子很明显的僵了一下,她抬眸,努力忍着自己的眸光不去看身边干净而优雅的人,对着慕安染回道:“紫色代表幸运,安染知道吗?”

   慕安染点头:“听说过。”

   温语笛苦涩一笑:“而我不是什么幸运的人,所以想要拾一份幸运来改变自己的运气。”

   温语笛觉得自己这个半真半假的谎言,撒得真是没有技术含量!

   但慕安染完全没有听出不正常,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旁边的苏晨看着温语笛,目光深邃不见底,视线最终落在了她手中的紫色贝壳上。

   语笛似乎有话没有说出来,紫色贝壳到底有什么寓意?为什么语笛当着好朋友的面都没直接说出来?这份寓意难以开口吗?

   吃完早饭,慕安染拉着时季光说要跟周姨的老公去出海见识一下捕鱼,时季光在慕安染面前一直是宠妻无度,陪着慕安染折腾去了。

   温语笛拿着紫色贝壳回了房间,眸光有些恍神。

   苏晨看着她进房间欲言又止,最后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返回了自己房间去休息补睡眠。

   苏晨转醒的时候,操逼视频软件免费天色已经转黑。

   他起床,走到餐厅里喝水,看见了餐桌上有一张纸条。

   他拿起纸条,清秀好看的字迹映入眼帘。

   “二哥,你嗓子不舒服,可能感染了风寒,我熬了姜汤保温着,喝了吧,我去海边走走。”

   是语笛留下的纸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