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铁柱的人生理想,无非就是做个快活逍遥的二世主,泡泡妞赚赚钱,偶尔扮猪吃老虎,踩一下那些所谓的富二代富三代,做不了善人,却也不是恶贯满盈,人生有起伏,但是没有大起大落,这样的生活,是赵铁柱所喜欢的,所以赵铁柱也无所谓人家是否利用他,特别是美女,如林蕾林思这一类,赵铁柱虽然明知这些女人接近自己,亲近自己,无非也就是想要得到某些好处,但是赵铁柱却并不反感,相反,赵铁柱觉得,如果在血腥杀伐之外,能有这么几个自作聪明的女人想要利用自己,那多多少少,还是能给自己增添一点乐趣的。

这种女人,和别墅里的女人,或者琳达红韵是完全不一样的,无论是雁妮,灵儿,露西,子怡,琳达,红韵,陆小蛮甚至于凌雪,赵铁柱都没有一丝利用的意思,赵铁柱也能感觉到,这些女人也没有丝毫利用自己的想法,最大限度的,也就是偶尔拿自己挡一下挡箭牌,这些女人,赵铁柱可以深交,可以寄托于感情。说简单点,就是我可以喜欢你们,你们也可以喜欢我。

但是如林蕾林思或者苏嫚这类,虽然同样是绝色美女,但是她们的初衷却是和别墅众女还有琳达红韵等女人不一样,她们最开始的目的直接就影响了赵铁柱对待她们的态度,说通俗点就是,这些女人,玩玩还可以,做金丝雀养着也无所谓,但是却并不能真正的走入赵铁柱的内心。虽然赵铁柱不介意利用,但是既然是利用,就得有个利用的样子,交易之中谈感情,那多伤感情,不是么?

所以赵铁柱无所谓和这些女人玩,反正大家都还年轻,你们漂亮,我有权势,要能搞上床,那就是缘分,你们让我身心愉悦,我让你们得到你们想要的,大家各取所需。卫道士们也别说什么忠贞专一,赵铁柱觉得自己都没付出感情,那何来不忠不专一?

在这样一个到处充斥着快餐思想的年代,已经无所谓**出轨了。

一个优秀的男人,从不会止步于一个,甚至几个女人。

赵铁柱原本也无所谓吃不吃掉这林蕾的,赵铁柱相信,即使他吃掉林蕾,林蕾也不会如何,女人嘛,生的再漂亮,也总有被上的一天,与其把身子给了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男人,不如趁着年轻将身子交给一个有权势的人,比如说自己,那以此来换的自己所需的东西,这样也不枉费那第一次的疼痛了,只是赵铁柱在看到林蕾那般纠结的时候,突然就有点意兴阑珊了。

林蕾在赵铁柱看来,或许有点小聪明,但是却称不上大智慧,一味着想要和男人搞暧昧的女人,在碰到那些脑智商比较低的人的时候,兴许还能占点便宜,但是要是碰上赵铁柱这类比较妖孽的存在,那真的是羊入虎口。只不过老虎偶尔也有不想吃羊的时候,所以赵铁柱在一瞬间就决定大发慈悲,不吃这白嫩嫩的小羊了。

就在赵铁柱走到门口的时候,林蕾却是开口了。

“你以为我愿意这样么?”林蕾的声音有点颤抖。

赵铁柱站住了身子,没有说话。

“你们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怎么能理解我们小人物的痛苦?”林蕾声音颤抖的更加厉害,“你们想要得到什么东西,只要张嘴,就没有你们得不到的,而我们呢?有些东西,即使我们拼了命去争取,却只能发现那东西离我们越来越遥远!从小到大,我都一直让自己很努力,很努力的去争取在你们看来易如反掌的东西,一次又一次,我都办到了,只是慢慢的,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吃力了!”

可爱少女光井爱纯美私照秀出水嫩肌肤

“我和林思是差不多时候进台的,但是第二年,她就得到了优秀主持人!她的努力没我的多,她的天分我也没我的高!我主持的那档节目,原本收视率在台里是垫底的,我花了一年的时间把它的收视率提到了二台第一!我的成绩,比林思更加出色,为什么她能拿到优秀主持人,我却不能?我不甘心,我不服气,所以我更加的努力!第二年,我的节目的收视率,已经超过其他台,直追省一台的午间新闻,可是,就算是这样,第二年的优秀主持人,依旧是林思的!这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林思有一个好父亲而已!我觉得好不公平,真的好不公平!为什么我努力了那么久,换来的却依旧只是同样的结果!!你们是不会懂的。不会懂我们这些人的感受的!!”林蕾痛苦的摇着头,“我也想然自己有资本,可是,我真的没有资本!!”

“世界,从来都是不公平的。”赵铁柱缓缓的开口道,“而且,你只看到了我们功成名就的一面,你可曾想过,在我们成功的另一面,也许有着你们难以想象的磨难?”

“你们能有什么磨难?”林蕾的脸上满是不甘,“想要的女人得不到?还是想要的跑车买不了?”

“你理解不了。”赵铁柱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有时候,我们确实有很大的优势,但是,在我们拥有这些优势的同时,我们可能面临着更加多的挑战,这些,你们都不懂。你们只看得到我们呼风唤雨,我们意气风发,其实,我想跟你说的是,我们的努力,有时候一点也不比你们少。”

林蕾咬着嘴唇看着始终没有回头的赵铁柱,深吸一口气,突然就那么的冲了上去。

赵铁柱原本还十分得瑟的扮着深沉,然后想要更加深沉的来上两句话,让自己的形象更加的深邃成熟,没想到身后突然传来阵阵风声,然后自己就被一个柔软的身躯给抱住了。

“哟呵?这是个什么情况?”赵铁柱心儿一抖,身子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我…我最大的资本,就是我的身体。”林蕾的声音更加的颤抖,“我希望…你…能帮我。”

“怎么帮?”赵铁柱玩味儿的说道。

“我希望…能得到我所想要的任何东西。”林蕾的身子也随着颤抖了起来。

“你的筹码,是什么?”

“我的身体!”。小v直播怎么安装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