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小姐。”

  猝不及防的,一左一右围上来一男一女,男人三十多岁,女孩二十多,和她差不多的年纪,两人都是热情的笑着凑上来:“我们是汉皇娱乐的,请跟我们走一趟。”

  “别告诉我,你们是星探?!”乔暮才不上当,手中抓着行李,警戒的后退一步。

  “我叫丁凡。”那男人拿下脸上的墨镜,和气笑道:“乔小姐,您真是好眼力,我以前做过星探,不过后来工作调动,我已经不做星探了。我们今天是小傅总派过来接您的,他说只要跟你说‘surprise’,你就明白了。”

  surprise?

  乔暮听着耳熟,隐约想起了那天早餐桌上,傅司宸曾经神秘兮兮的说过这个词。

  “乔小姐,车在那儿。”女孩指着马路边上的一辆房车。

  乔暮低头看着自己,一穷二白,全身没二两肉,就算是抢劫或是骗子也不该找她下手,不如跟过去看看。

  ……

  今天的早晨对于娱乐圈注定是个不同寻常的早晨,各家娱乐记者忙坏了,他们同时接到汉皇娱乐和奥天娱乐对外发出的邀请,一个要办新人发布会,一个要开新闻发布会,时间点都一模一样,全部在上午九点,地点就在仅隔一条马路的两家大酒店。

  真是要命!

  “这可怎么办?我们去哪家?”记者们聚集在一起,这些平日的竞争对手,难得凑在一块儿商量起来。

   甜美脸蛋美少女公主裙唯美动人写真

  一个年长的记者道:“要我说应该去乔昕怡的发布会,你们想,这几天乔昕怡的名字可是一直在热搜榜上,公众对她有没有吸毒好奇得要命,而汉皇那边这次发布会都是签约的新人,没什么名气,合欢视频app谁轻谁重,你们看不清?”

  另一个年轻的记者点头赞同:“乔昕怡的名气大,就去她的发布会……”

  一圈记者商量好后,大家纷纷拿着话筒,扛着摄像机往宝莱酒店走去。

  到了那儿,一见到另一拨同行挤在发布会门口等着进去,大家松了口气,纷纷交换了一个总算选对的表情。

  乔昕怡的发布会安排在宝莱酒店最大的宴会厅,现场布置得整齐一新,角落里有个用餐区,摆着自助的水果茶点。

  旁边的休息室,化妆师提着工具箱刚离开,乔昕怡在镜子中打量着自己,今天的她化了一个很是素雅的妆,显得整个人十分的低调。

  这就是她要的效果,制造出一个最近颇受舆论困扰的形象。

  “准备好了吗?”乔昕怡问身边的助理。

  “准备好了。”助理小声道。

  乔昕怡看了一眼时间,八点五十五分,比汉皇娱乐那边的发布会还要提前五分钟开场。

  发布会大厅内,记者手拿着相机翘首以盼,等乔昕怡一出现,现场闪起无数只闪光灯。

  台上,乔昕怡坐在主席台中央,旁边的杭晴开始发言:“各位记者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昕怡的经纪人杭晴,今天的发布会主要由我主持。”

  下面记者早按捺不住了,站起来打断道:“昕怡,你就说你与田荟涉毒案有没有牵涉,你本人有没有参与吸毒?”

  杭晴拿着话筒道:“这位记者朋友,请稍安勿躁,今天是昕怡召开的发布会,那么必定会为大家答疑解惑,现在就由请昕怡本人对这件事做一个官方的统一回应。”

  “大家好,我是昕怡。”乔昕怡接过话筒,神情肃穆中透着一丝楚楚可怜:“我本人最近深受涉毒传闻的困扰,在这里我要声明,对于奥天经纪人田荟涉毒一事,我本人并不知情。对于网上谣言称我本人吸毒,这纯属荒谬……”

  乔暮手里拿着手机,正在看直播。

  她此时被一个造型师和一个化妆师围住了,做头发的做头发,化妆的化妆,这是她被包小惜带到酒店后的待遇,神神秘秘的,也不说是为什么,人就跑了。

  包小惜就是和丁凡一起出现的女孩。

  只见直播里,乔昕怡流露出苦恼不已的表情:“请大家好好想想,如果我吸毒或是与田荟涉毒有关,警方怎么会不传唤我?为什么我到现在还好好的坐在这里?原因只有一个,我是被冤枉的,我与这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

  现场,记者们议论纷纷。

  “是啊,乔昕怡说得有道理……”

  “快,快,赶紧录下来,今天回去的新闻稿有得写了……”

  台上,乔昕怡朝杭晴使了一个眼色,有点得意的扫过下面的记者,今天的发布会几乎所有娱乐记者都来了,几乎能猜到汉皇娱乐那边有多冷清,多凄凉。

  乔暮还在看手机直播,直到包小惜再次出现,拉着她走到外面大厅,在第一排最右边的角落坐下。

  抬头看到巨大的屏幕上写着“汉皇娱乐新人发布会”。

  带她来这里干什么?

  参加发布会?

  乔暮困惑不已,再回头看着后面大部分的座位全是空着,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记者,顿时懂了。

  这是叫她过来帮忙撑场面,撑人气的。

  行,反正她也没事,就当帮个忙吧。

  这时大厅侧门打开了,一群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为首的身影颀长倜傥,微侧的面孔反衬着明亮的光线,双眸如星,薄唇粉淡如花,整张面孔出奇的英挺帅气。

  只消一眼,就很难让人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

  这脸,这身材,完全能媲美和秒杀娱乐圈那帮小鲜肉,偏偏要从商。

  现场记者中几乎全是年轻的女记者,也几乎全是冲着傅司宸的颜值而来,个个兴奋的按下一连串的快门。

  “啊啊啊,要疯了……太帅了,简直太帅了……”拍到照片的女记者或跺脚,或尖叫,有的低头翻看着相机上的盛世容颜,兴奋的语无伦次,有的继续盯着傅司宸的脸流哈拉子。

  乔暮:“……”

  转头看着身边第一排,有两男一女端庄大方的坐着,清一色水嫩年轻的脸蛋,均是盛装打扮,闪亮无比,看上去应该就是今天汉皇要公布的签约新人。

  她正打量着,台上话筒里开始有了声音,是这次主持发布会的金牌经纪人顾媛。

  “各位,欢迎大家来到汉皇娱乐新人发布会现场,今天呢,主要有三个流程……”

  乔暮想到了看直播时乔昕怡那边发布会的人山人海,这里却形成鲜明的对比,冷清的不像是娱乐圈第一金牌公司的发布会。

  从时间上看安排得也不合理,两家几乎在同一时间。

  这究竟是汉皇娱乐的策划疏忽,还是汉皇娱乐有意为之?

  不像是有意为之,要是有意为之,那这结果也太惨了,现场记者总共加起来也不过四五个人,一眼看过去好几个像是实习的女记者,或是哈傅司宸的迷妹,哪里有一点资深记者一本正经采访的样子。

  乔暮有点为汉皇娱乐这次的策划案失败而惋惜,下一刻听到台上顾媛在有条不紊的说着:“第一个流程,介绍汉皇即将签约的四个新人,第二个流程,举行当场签约仪式,第三个流程,总公司首席ceo傅景朝先生将莅临今天的发布会,最后会做总结性讲话。下面……”

  什么?

  不足十人的台下骤然鸦雀无声,那几个即将签约的新人,以及记者,加上乔暮不约而同的露出惊愕的神色。

  要知道东城集团首席ceo兼董事会主席傅景朝向来不爱在公众面前露面,也从不接受任何一家新闻媒体的采访,关于他只身一人从帝都到漓城闯荡,短短十年内一统黑道,进而创造事业王国的神话早就传得街头巷尾,人尽皆知。

  传言,傅家两个公子长相气质南辕北辙,一个坚毅硬朗,一个俊美帅气。据传闻,傅景朝身上拥有着男人看了自惭形秽,女人看了为之疯狂着迷的强大气魄,说穿了,就是男人味。

  像他这样的大人物自然是记者追逐的对象,今天突然要出现在一个集团旗下小小的发布会上,怎么能不教人惊喜。

  台上顾媛还在讲着什么,台下早就没人愿意听了,几个新人激动的拿出手机发朋友圈,几个菜鸟记者更是激动的不停调整手中的单反相机,暗自庆幸今天来对了,乔昕怡的涉毒新闻远没有抓到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商业大鳄来得有价值。

  这下赚大发了。

  乔暮也有点呆住了,不过她呆住的不是傅景朝要出席今天的发布会,而是她在屏幕上一堆签约的新人名单中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乔——暮——

  她握紧手指,来来回回,不确定的看了好几遍,才确定那是她自己的名字。

  怎么可能?

  她什么时候要签约汉皇,她自己怎么不知道?

  是不是弄错了?

  不像。

  回想起今天的种种奇怪现象来,先是丁凡和包小惜去接她,然后就拉着她化妆做造型,再然后带她到这里。

  这一切原来是计划好的。

  傅司宸……

  是他。

  她连忙抬头,正对上一双含笑玩味的眼眸,傅司宸正朝着她眨眼,那样子活像是在说:“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surpri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