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铁柱一直对红韵那个年代的大学校园充满了向往,那是一个大家都十分单纯的年代,没有如今的炫富,也没有如今的那么多狗仗人势的玩意儿,大家彼此用心交往,或许有矛盾,或许有争吵,但是大家的同学情谊,却是单纯的根深蒂固着,即使十多年后,大家见面,说的也不是你在哪工作赚了多少钱,而是彼此的家庭,彼此对对方的想念。

赵铁柱突然想起了那个年代的那些歌,同桌的你,飘荡出淡淡的青春思念与微微苦涩的味道,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你是否记起我们彼此的过去?还有大家一起抢烟抽的日子,那微微泛黄的年华,虽然在现在看起来,是那般的老土,但是却是赵铁柱心里最向往的,也是赵铁柱认为的,真正的大学生活。

赵铁柱将思绪抽回到当前,看着老牛和徐威,笑道,“没什么好羡慕的,我这可是正值青春年少呢,一不小心上了红韵这艘贼船而已,只能就这么跟她一起过着了。”

“哈哈,贼船,红韵啊,我还是第一次听人说你是贼船呢?哈哈,铁柱,你真有意思,对了,红韵,这个就是格格吧?”老牛看着格格,问道。

“嗯,这是格格,格格,叫老牛叔。”红韵吩咐道。

“老牛叔!”格格此时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跳脱,活脱脱就是一个乖乖女的模样。

“啧啧,红韵啊,你这闺女真是俊啊!今年多大了?我那混小子,今年十五岁了,成天闹着要早恋,我看你闺女不错,不如就许了我家那小子,咱们来当个亲戚,咋滴?”老牛笑问道。

“你个死牛,怎么能鼓励孩子早恋呢?真是的,不过,红韵,我家小子今年十岁了,你不介意的话,也可以把格格许给我儿子啦,我让我儿子年纪到的时候就娶你闺女,到时候咱们也能做起亲戚,哈哈。”

“我草,徐威,你儿子可才十岁,你都下的去手?”老牛叫到。

“切,女大三,抱金砖,知道不?以后我就让我儿子找个比他大的!”徐威说道。

“不如这样吧。”红韵笑着说道,“老牛你的儿子把徐威的儿子给娶了,这你们就也是亲戚了,哈哈。”

“红韵,你这思想,越来越坏了。”老牛和徐威哀怨的看着红韵,说道。

小女生的甜美超可爱

“要坏也是你们坏,我女儿可才读高中呢,你们就寻思着给她相亲,你们这思想,还好意思说我呢?”红韵笑道。

这边说着笑着,就有不少人也走了过来,男男女女都有,这些人有的穿着华贵,有的则是十分普通,但是却无一例外的大家满脸都是热情,赵铁柱突然觉得,这样的同学聚会,才是同学聚会,上次自己高中的那个聚会和这个比起来,简直就是渣。

“好了,格格啊,你跟这些小朋友们一起去玩吧,妈妈要和几位叔叔阿姨聊天呢!”红韵对站着好像很无力的格格说道。

“好吧…”格格还有不少的小孩子心性,站在这里半天,早就无聊的要死了。

“铁柱大叔,陪我去玩吧?”格格拉了一下赵铁柱的手,说道。

赵铁柱看了一下红韵,红韵说道,“就陪格格去玩吧,我们老同学叙旧,你也插不上嘴不是?”

“那好。”赵铁柱笑着点了点头,带着格格就走向了一旁。

“红韵啊,这赵铁柱看着,还挺靠谱的。”等赵铁柱走后,老牛就说道。

“哦?”红韵诧异的看了一下老牛,问道,“怎么这么肯定呢?”

“哈哈,你也知道我,现在是一个资深的驴友,满世界的跑的人,见过的人,那就海了去了,所以也就练就了一份好眼力,这赵铁柱,刚才听他说话,十分的沉稳,而且一些细节的地方做的很好,看他的年纪,应该不会很大,在他那么个年纪能做到这样的,至少算的上很不错了。”

“那是当然,姐姐我的眼光,一直都很出色的。”红韵得意的笑道。

“确实啊确实,这点我们是认同的。”徐威说道,“好了,咱们也不要在这站着了,去那边坐坐吧。”

“好。”

“铁柱大叔,看到没,我妈可是很受欢迎的哦!”格格笑着对赵铁柱说道。

“然后呢?”赵铁柱问道。

“所以啊,你今天能陪我们来,是你天大的福气啊,没看到那些人羡慕的眼光么?啧啧,你要是对我妈有什么心思,那可就得快点行动哦!当然,你得先经过我这关的考验!”格格说道。

“你的考验?你能怎么考验呢?”赵铁柱玩味的看着格格。

“当然是各方面的考验啦,比如你的身份啊,你的人品啊,你的能力啊什么的,都得考验!”格格掰着手指头说道。

“我的能力?”赵铁柱脸色怪异的看着格格,“你是说什么能力?”

“哎呀,这你知道的啦。”格格害羞的看着赵铁柱。

“我还真不知道。”赵铁柱茫然的摇了摇头。

“就是你能不能给我妈幸福的能力吗!真是的!”格格不满的说道,“你就是脑子比较迟缓了一点。”

“…格格,很色的软件叫什么你要怎么考验我能不能给你妈性福呢?”赵铁柱脸色更加诡异了。

“这个也是哦!”格格恍然大悟状,随即疑惑的自语道,“我该怎么考验呢?哎呀,这个慢慢来啦!”

“哈哈,你可以用自己来考验嘛。”赵铁柱坏笑道,“我的能力,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啊?什么?”格格迷茫了一下,随即就听懂了赵铁柱的话,“哇,铁柱大叔,你连小朋友都调戏啊!!!”

“你说什么呢?我怎么调戏你了?是你自己说的好不!”赵铁柱委屈的说道。

“我说的是幸福,不是性福!!哎呀,你太色了太猥琐了,我妈要是跟了你,肯定没有安全感,不行不行。”格格摇头道。

“哈哈,这种事,都随缘啦。”赵铁柱笑道,“该来的,迟早会来,不该来的,怎么等也没用,是吧?”

“那倒也是,不过,铁柱大叔,刚才,格格真的,觉得很温馨。”格格看着赵铁柱,认真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