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鬼灵精的小丫头,窦婆婆眼看着林暖暖同她歪缠,不由哂然一笑着摇了摇头。

才想说点儿什么,想将话头扯过,就此撩开手。

却不料手却被林暖暖紧紧地攥住了,只听小丫头犹不满足,口中更是喃喃低语着说道:

“嘿嘿,好了,让我抓住了,婆婆就不会跑了,婆婆莫要冒险,我们要在一起……嗯……看你还能怎样。”

话说得没头没脑,还有些稀里糊涂的,窦婆婆笑着想说话,却不料,不等她啼笑皆非地感慨她的小阿暖竟然能如此黏糊自己,

就见小丫头粉嫩嫩的脸颊贴着自己的手臂,手还攥着自己的,居然就那么“呼哧呼哧”地睡着了!

窦婆婆一愣,半晌,才满脸笑意,目带柔情地在林暖暖的面上逡巡了一会儿,

她的手虚虚地落在林暖暖的脸上,堪堪靠到时,却又停住。

她悬着手,顺着小丫头轮廓虚虚抚了抚,看着她甜美的睡颜,只觉得越看越爱,越看越喜欢,恨不能挪不开眼睛就这么一直盯着看。

不过,端看小丫头眼睑下头一片乌青,就知这孩子心里头有事,这几日定是没有睡好。

如此一想,窦婆婆心内不觉泛起阵阵疼惜:总是懂事乖顺的孩子最受累,这孩子自小操心,如今还操心,真是操心惯了。

心下难免又有些愤愤,想那林老妇如今也当真无用,老了老了,倒是没了从前年轻时的爽利和果断,

娇艳的眼神让人陶醉

这一大家子老老小小这么许多人,居然让个小丫头跟着操心,真真是人老昏聩、老迈昏庸!

回头再一想,林暖暖这小丫头也是实心实意的!

这个傻孩子,走了便是,居然又去而复返,回来陪她这个老婆子。若现下跟在她曾祖母一行人后头,有吃有喝、睡得也比这儿舒服,更加不用担惊受怕,哪里似如今这般劳心劳力的?

可是,即便如此,小阿暖她,还是来了自己这处。

她终忍不住将林暖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蹭了蹭。

小丫头对自己的这个情分,她领!

窦婆婆眼角有些温热起来,这些年的掏心掏肺,不求回报待阿暖好,终究还是换来了回报。

其实,林暖暖来时,药性还不曾发挥功效,窦婆婆知道她过来,后面她更是故意遗漏了曼陀罗花在自己身侧,故意让林暖暖看到,这才有了小丫头拿了手里的解毒丸,将她唤醒的事。

这些年,她自己太孤单了,以至于,有了这么个投缘的小暖暖,她一时就动了的贪念,想将林暖暖留下。

所以后来才有了顺水推舟,应了王皇后的计策,给小丫头定了三年之期。

这三年间,窦婆婆也会偶有后悔。

毕竟,若是好好同小丫头说说,说不得自己早就能如现下这般,来了这林国公府同林暖暖日日相聚。

窦婆婆眼角眉梢都透着温柔和爱怜,慢慢地将林暖暖的手往被子里头放了放,小丫头此时还蹙着眉头,虽睡着,却仍旧是一副满腹心思的样子。

窦婆婆出神地盯着又看了一会儿后,这才缓缓地抽回了手,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

此时的她,心里头早没了从前的戾气,涌上心头的是却是满满的斗志。

她要帮着林暖暖护住她的家,因为这里将来也会是她自己的家。

屋外风吹影动,天色昏暗。月黑风高夜,此时若想要解决一两个人,真是太过容易。

原本她也不想手上外沾染人血,只是来的这两人,既然胆敢觊觎自家的小阿暖,那么她的心里已就有一百种法子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成!

“婆婆。”

久侯在外头的大胡子,见窦婆婆出来,忙恭敬地给她行礼,窦婆婆眼睛轻飘飘地瞟了他一眼,面上淡淡,话也说得有些生硬:

“胡子如今不错么,这作揖行礼比之从前好看了许多。”

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大胡子不由张大了嘴巴,偷瞥了窦婆婆好几眼。

从前对人一贯冷淡,几天没有一句话的窦婆婆,居然也能心平气和地同自己说笑话了!虽然平铺直叙的让人有些听不出来,却还是让大胡子受宠若惊。

方才也幸好有大胡子过来帮忙,窦婆婆才能那么快地就在林国公府几个险要处布置了路障和几个阵法,

林暖暖更是让人在暖坞那处挖了几个浅坑,当时大胡子不知其意,还以为是小县主兴之所至,挖着玩儿的罢了。

孰料,这坑虽挖得浅,可是旁边守着的不是一般人,

咳,一般豹……

“那个冯冀才和李茂,不用留着了。”

窦婆婆冷冷地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大胡子心领神会地点头领命自去。

窦婆婆此番行事真是太过畅快,他早就看那两个獐头鼠目的小人不顺眼了,都是些什么“阿”东西,居然敢如此说那些污言秽语!

他们既然有胆子觊觎小阿暖,就要承受代价!

“等等。”

窦婆婆想了想,又唤了大胡子嘱咐一二:

“不能让他们死在林国公府,太脏!”

大胡子摸了摸胡子,颇有些为难起来,他是个粗人,就喜欢手起刀落、快意恩仇,那些钝刀子割肉什么的,他这样的性子就怕做不好。

“给,”

窦婆婆看出他为难,手一抬,一个荷包就扔了过去,

“一人一颗,明日见效。”

笑话,让这种人污了暖坞和茅坞这两处林国公府内她和小丫头最喜欢的地儿,不是给自己和林暖暖找不快么!

大胡子懂了窦婆婆的意思,忙忙大步流星地避开了路障,不多时就走至了被转得晕晕乎乎,早就同羽林卫分开的冯冀才处

冯冀才起先还在心里头暗喜,总算是听到了外头的援兵过来,却哪知左等右等,不过就是隐隐绰绰听到人声,午夜试看体验区却根本就看不到人形,

心里害怕的冯冀才,唯有让身边的羽林卫出去打探一二。

却不料,几个羽林卫走后就不见踪影,且他们走的分明就是来时的路,只是走着走着,人就没了,走着走着,就又回来了!

再后来,一群人变成了几个,后来更是一个羽林卫也看不到了!